温道字天清

宇宙牌小笼包,杂食,现在最萌的是巍澜 不定期更新,真的太忙了,最近

回头万里,故人长绝,满衣冠似雪

   标题乱起,人物蹦坏严重,文笔渣,但为了卫非非常努力产粮😂😂😂😂😂,指出,写作的问题,还有文风小瑕疵可以,但不要骂我,很脆弱。你一骂我就我就……

  “公子确定要走吗?”紫女一边给韩非倒酒,一边侧过身子问他。“那当然,秦国的美酒我可是要好好尝尝。”韩非饮一口酒,依旧笑呵呵的说。

      “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要去的是怎样一个豺狼之地”卫庄听到韩非的回答,似乎有些生气,韩非看着卫庄,目光幽深,没有回答,紫女自觉情况不妙,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是韩国人”,半晌,韩非才幽幽地开口“这里是我的国家不管怎样,我都要守护他”

    “无能”卫庄生气的站起来,走到窗前“有所忧虑注定成不了大事”卫庄落下一句话后,就便不再说话,只是看着窗。

        屋外的狂风席卷落叶,静谧而肃穆染上了秋季的悲伤。

      “卫庄兄是后悔选错了人吗?也是非这么无能,拖累了卫庄兄”后面的人的语调不自然的染上了一点悲伤。

       “没事,不管使秦结果如何卫庄兄,可自行去留。”韩非仍然在自顾自的说,丝毫没有注意到窗前的人双拳紧握,强忍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突然,卫庄转过身来,快步向韩非走去,蹲下,吻上了还在喋喋不休的嘴,直接把韩非吓蒙了,半晌,卫庄放开了还坐在椅子上的人,用头抵着韩非的头,语气有些慌乱和懊悔“对不起,我只是担心你,并非那意”

        韩飞慢慢的回过了神,脸上染上了红晕。微微偏过头“没……没事,我误会了,我一定会回来”看着眼前的人转过了头,目光坚定,清明。“好”卫庄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 屋外狂风停下,枯叶被吹下枝干,但却也落到了依托它的水中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清晨,卫庄站在紫轩阁的床前。看着韩非被韩国和秦国的军队押送。缺只能在心中,默默希望他能回来

——分——————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隐蝠看见卫庄又朝着秦国都城的方向望去,不知道在等谁,就用胳膊捅了捅麟儿“唉,你知不知道卫老大整天在等谁呢,整天望穿秋水的模样”

      麟儿白了他一眼“我怎么知道?不如你去问问赤练”
听到这个名字,隐蝠瞬间抖了一下,摆摆手说“算了算了,我可不敢招她。”

      正巧白凤走了过来,隐蝠又凑上去了“唉,白凤你知道卫老大在等谁呢?”白凤深思一会儿似乎再想很久以前的事复而也看向远方道“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。”

哈哈,文笔太渣了,根本没有逻辑可言。只是想想而已,表在乎如果有小瑕疵的话,可以指出来,人物崩坏严重😂😂😂😂😂我大概是废了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