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道字天清

宇宙牌小笼包,杂食,现在最萌的是巍澜 不定期更新,真的太忙了,最近

巍澜衍生 樊花有歌(原名厌弃) 樊伟✘牧歌 第四章

噜噜啦噜噜啦~我又回来了😊😊😊,这章想虐虐牧歌,为以后樊伟追妻埋点坑,省的他以后太轻松😜😜😜

“哃哃”健身房内,樊伟打着沙包,力气极重,引的不少人侧目而视。



这两天牧歌的事,一直萦绕在樊伟心头,他只好靠打沙包来发泄怒气。


发梢的汗珠,颤颤巍巍,落了下来,顺着脖颈,流入看不见的地方,胸前胸后,湿了一片。



“喂”



樊维解下手套,接起了电话。



“查到那女孩什么身份了吗?”


“嗯,查到了”


“说”樊伟翻着手里的手套,漫不经心。



“那女孩是牧歌少爷的同学,还有就是……”电话那头踌躇片刻“那女孩在少爷您走的这三年,跟牧歌少爷走的更近了,你也知道,牧歌少爷修的是电影专业,少不了要演几场戏,那姑娘有资源,合作几场,可不走的更近了”说话的人,声音逐渐变小,直至消音。



陈立是樊家专用侦探,自从接了樊大少爷让他查牧歌少爷的电话后,几天都没睡个安生觉。



这几年樊伟的脾气越来越不好,尤其是沾了牧歌的事,一点就炸。



陈立汇报消息,不得不小心翼翼,生怕犯了这大少爷的逆麟。




“知道了”樊伟挂了电话,把手机扔到椅子上,拿起桌上的水,仰起头,喉咙松动,将水一半送入口中,另一半顺着脖颈流下,湿了胸前一片。



握着水瓶的手,微微用力,指尖发白。樊伟想到牧歌,气极,水瓶被丢到地上。



撞到地上,水瓶未喝完的水,洒出,湿了一片,激起的几滴水珠,落到了樊伟的裤子上。



樊伟揉了揉太阳穴,拿上手机,换了衣服,钻进车里,又拨打牧歌的电话。




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暂……”手机里的机械女声还没说完,樊伟便按了电话,他手指一动,往上翻,37个电话40多条信息,很好!牧歌一个没接,一条没回。



接下来,樊伟车里的方向盘,便遭了难,它被樊伟当做出气筒,连砸几下。



等健身房内进进出出了好几拨人,樊伟才把脸从方向盘上抬起,他眼神一转,嘴角含笑,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,“bingo,发出去了”樊伟笑得更开心,只是眼神里的冰冷,让人不寒而栗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牧歌接到消息时,正在看中美电影的资料,他看看短信,犹豫许久,最终,一咬牙,去了酒吧。




“你跟我回去”



牧歌找到樊伟时,樊伟正坐在酒吧最耀眼的地方,被一群人围着,有些颓废,趴在桌上,头也不抬,就这酒瓶,咕嘟咕嘟的咽酒。




“你先回去吧”闻言,樊伟手里的酒瓶,顿了一下,又继续喝起来。



“我不走,除非你跟我回去。”



牧歌按住了樊伟拿酒的手。



酒吧里嘈杂的音乐,迫使牧歌的声音不得不又大了一点。



这次樊伟没有答话,他甩开沐歌的手,扭过头,仰起,又咽了一大口。




坐在樊伟身边的几个人,从牧歌进了开始,就打着看好戏的态度,这会,看樊伟有些恼了,觉这是个巴结樊伟的好机会。



一个男子,晃着身子,走了过来,他满脸轻蔑,推了一下牧歌“没听到樊少让你走呢?”



牧歌没有防备,被推的一个踉仓,扶住了吧台。



樊伟放下酒,摊在沙发上,翘着腿,并没有打算帮忙。



牧歌另一只手,也扶上吧台,微微用力,重新站直。



这样的场面,牧歌早就经历过几百次了,每次都是这样,他狼狈不堪,樊伟高高在上,他累了,牧歌想,他的真的累了。


在樊伟旁边坐着——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,看了看牧歌,又看了看樊伟,眼睛一挑,手就往樊伟身上摸。



樊伟没有推开,那女子更喜,调笑着对推牧歌的人,说“哟,王少,小朋友来了,不给杯酒,人家怎么会走呢?”




女子的尾音松软,又故意拐了一下,显得钩人。
她说这便把头往樊伟身上靠。




樊伟内心厌恶,表面还笑的开心。他把手搭在女人腰上,想看看牧歌是什么反应。



被叫做王少的男子,闻言,笑了起来,顺手拿了桌上的酒,往牧歌头上倒。



牧歌没有躲过,被酒浇了个透心凉。




“这可是上好的威士忌,你可得好好尝尝。”男子声音轻佻。,听着让人恶心。



酒吧的音乐停了,像是为这场好戏做个铺垫。



旁边的一群人,看到这幅场面,前俯后仰的,都笑了起来。那声音刺的樊伟心痛,也刺的牧歌心寒。



樊伟看在眼里,心里十分痛苦,他想,只要牧歌开口求他,他一定好好收拾这帮人。


牧歌一动不动,他看着樊伟,眼里包含了很多樊伟不懂的东西。



倒完酒,那男子看牧歌没反应,面子上挂不住,气急败坏地推了下牧歌。



牧歌摔在地上,眼镜从脸上滑落,碰到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睫毛上的酒液和着泪水,糊了眼,使他看不清樊伟的表情。




牧歌表情无助,他在地上摸索着眼镜,慌慌张张的,想从地上站起来。却踉仓一下,重新摔倒在地。



樊伟慌忙的站起来,抬手,想去扶起牧歌,却被人抢先一步。



一双纤细的手,把牧歌拉了起来,那手的主人——正是被樊伟认为是牧歌女友的姑娘。


女孩儿满眼怒火,扫过周围的人,眼神在樊伟身上停了几秒,怒火更胜。


她转过身,握住牧歌的手,满脸担忧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
“没事”

牧歌摇了摇头,想把手从女孩儿手里抽出来,却被女孩儿只紧紧拽住。


女孩儿瞪了眼牧歌,扶着他往外走。


牧歌无奈地摇了摇头,脚步轻浮,小心翼翼,尽量不把自己全身的重量压在女孩身上。


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,樊伟站在后面,眼神一刻也没有从牧歌身上离开,他想,只要牧歌再回头喊他一声,让自己跟他走,他就一定离开。


可是,直到牧歌的身影淡出视线,都没有回头。


樊伟,盯得太久了,眼眶发疼。

刚才一直往樊伟身上趴的女子也走了过来,见状,继续往樊伟身上趴,说不定,这次机会自己就成了樊太太呢?


樊伟哪还有心思搭理她,他把女人推开,满脸厌恶,退后几步,弹了弹衣服上刚才被女人碰过的地方。


女人被推得莫名其妙,她哎呦着扶着腰,想站起来“好好问问”樊伟这是怎么了?,却被樊伟的眼神吓住。

樊伟明明什么都没做,但那眼神却让她背后发凉,两股颤颤。她也不敢再造次,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
“滚”


樊伟,看着女人,如同看一堆垃圾,他拿起外套,向外走去。


刚才的酒,喝的头痛,却比不上心痛。樊伟碰了下心口的位置,明明没受伤,却就痛得他呲牙裂嘴,他抹了下脸,整了整衣裳,换了个正常点的表情,朝酒吧们口走。



哈哈哈,今天的比较长了,吧嗯,写完这一篇,可能最近两三天都不会更了,要写作业啦。大家的喜欢和留言喜欢是我的动力呀,虽然文章不好,但是希望大家和我聊聊😘😘😘。嗯,留言写到追妻火葬场的,看情况吧。视频的话结束,会被我算成上部,如果有时间的话再考虑一下写下部。爱你们哟,看文的小可爱,感谢。(我不会说,脑子里已经有下一部的情节了😂😂😂)

评论(32)

热度(390)